<noframes id="ndb99">
<form id="ndb99"><nobr id="ndb99"><progress id="ndb99"></progress></nobr></form><noframes id="ndb99">

<noframes id="ndb99">

    <em id="ndb99"></em>
    • 天賦測評
    • 職業興趣測評
    • 賺錢系統
    • 天賦測評
    • 家長學院加盟
    • 教育機構價值金牛
    • 天賦測評
    • 職業興趣測評
    • 賺錢系統
    【傳奇女畫家、雕塑家】潘玉良

    【傳奇女畫家、雕塑家】潘玉良


    來源:中國書畫交易網  作者:佚名

      潘玉良(1895—1977年),中國著名女畫家、雕塑家。1921年考得官費赴法留學,先后進了里昂中法大學和國立美專,與徐悲鴻同學,1923年又進入巴黎國立美術學院。潘玉良的作品陳列于羅馬美術展覽會,曾獲意大利政府美術獎金。1929年,潘玉良歸國后,曾任上海美專及上海藝大西洋畫系主任,后任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1937年旅居巴黎,曾任巴黎中國藝術會會長,多次參加法、英、德、日及瑞士等國畫展。曾為張大千雕塑頭像,又作王濟遠像等。潘女士為東方考入意大利羅馬皇家畫院之第一人。

      年表
    1895年 潘玉良原名陳秀清,生于6月14日,江蘇揚州人。后改姓名為張玉良。
    1913年 被潘贊化納為妾,改姓潘。
    1917年 在上海開始從洪野學畫。
    1918年 潘玉良考取入海美術專門學校,從王濟遠、朱屺瞻學畫。
    1921年 潘玉良考取入國里昂“中法大學”。后又考入里昂國立美術專門學校,從德卡教授學畫。
    1923年 考取巴黎國立美術學院,從達仰、西蒙學畫。
    1925年考入意大利羅馬國立美術學院,從康洛馬蒂學畫。
    作油畫《白菊》,在南京市教育局展覽會展出。
    1926年始習雕刻。
    作油畫《水果》、《羅馬殘跡》等。凡意大利國家美術展,其作品每必選入。
    1927年作油畫《酒仙》、《黑女》、《威尼斯》、《羅那丁》等。
    習作油畫《裸體》獲意大利國際美術展覽會金獎五仟意幣。
    1928年回國后,年底舉辦第一次個人畫展。作油畫《自畫像》和《清晨》等。
    1929年任上海美術專門學校西畫系主任。參加“全國首屆美展”,被譽為“中國西洋畫家中第一流人物”。
    1930年兼任新華藝專、中央大學(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為南京大學)教授、導師,執教往來于寧滬。于上海創辦“藝苑繪畫研究所”。在日本東京與王化聯合舉辦畫展。作油畫《春》、《白蕩湖》等。
    1931年專任南京中央大學(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為南京大學)藝術系教授。作油畫《我的家庭》、《倦馬》等。發起“中國美術會”。協助蔡元培先生組織“中國美術學會”。
    1932年作油畫《虎丘塔》、《大中橋畔》、《采葡萄》、《兩女生》、《牛場》、《通濟門外》等。
    1933年作油畫《習作》、《芍藥》等。
    1934年捐贈玉雕佛像與支援綏遠軍民抗日的“義展”。田漢撰文高度評價。潘玉良發表講話,譴責一些人在抗日時期“遠離現實”“話多畫少”。上海中華書局出版《潘玉良油畫集》。因鼻疾開刀,留下后遺癥。
    1935年《潘玉良畫集》再版。假期,游遍祖國名山大川,“游蹤所至,盡入畫庫”。
    1936年在南京期間,先后舉辦過四次個人畫展。在最后一次畫展中,作品有《陳獨秀肖像》。為今虞琴社作《嚴天池像》(嚴氏為明代琴宗),譽為“藝林盛事”。
    1937年為參加巴黎的萬國藝術博覽會和籌辦個人畫展,再度赴歐。
    1938年參加“沙龍”展覽。作《自畫像》,自題詩云:“邊塞峽江三更月,揚子江頭萬里心”。
    1939年參加法國國家美術大宮舉辦的第53屆“正式畫展”,出品有《藝術家肖像》等。作《自畫像》。參加“獨立派沙龍”展覽。
    1940年參加第51屆“獨立派沙龍”畫展,作品有《少女肖像》等。巴黎淪陷,棲居郊區,教讀鬻畫為生,并捐款救國。作《屠殺》以揭露法西斯罪行。
    1941年作《處畫像》、《裸女》等。
    1942年進一步研究彩
    1977年,這位旅居法國的一代畫家逝世于巴黎。 遺作和遺物,已運回中國合肥市。
    2012年10月,成為SAT考試閱讀部分主角。講述與丈夫潘贊化的故事

    個人生活

      傳奇身世
      潘玉良從小妾到名畫家,在巴黎一座安眠著許多杰出藝術家的墓地,一塊宏偉的黑色大理石墓碑上,鑲嵌著一位長眠者的白色大理石浮雕像。雕像的下方,懸掛著幾十枚造型各異而又美觀的獎章:右邊是一行用中文鐫刻的碑文:世界藝術家潘玉良之墓(1895 ~1977)。
      1919年入上海美專學畫。1921年考入中法大學,1923年考取巴黎國立藝術學院,1925年考取意大利羅馬國立美術學院。1928年回國后曾任上海美專、新華藝專、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1937年再次赴法國巴黎直至1977年病逝。
      潘玉良(張玉良)這一位“美”的富有者,她的人生道路是多么艱難而又曲折,孤兒一雛妓一小妾一藝術的追求者一中國最高學府的教授一世界藝壇的著名藝術家!這就是她漫漫一生的經歷。
      張玉良出生在古城揚州一個貧民家里。一歲時喪父,兩歲時姐姐死了。到了8歲時唯一與之相依為命的母親也不幸離開了人世,失去了生存支柱,孤苦伶仃,她被舅舅收養。
      在舅舅家眨眼過了六年,女孩子到了14歲是最招人注目的時候,俗稱破瓜時節。她因做事勤勞,因而發育成熟較早,兼之,一副鴨蛋型臉龐,五官勻稱,高高的鼻梁,水汪汪的眼睛.兩條象描繪過的柳葉眉毛,兩頰一對甜甜的小酒窩兒,且身段兒苗條,顯得亭亭玉立,天生的麗質天資,真是個天生的小美人兒。她舅舅看著這些,不由忘卻了同胞姐姐的手足之情,財迷心竅,在她十四歲那年的初夏,他偷偷哄著將她賣給了蕪湖縣城的怡春院,當了雛妓。

      誤入紅塵
      17歲那年,她因姿容清秀,氣質脫俗,漸已芳名遠播,成了蕪湖地界令人矚目的一株名花。這年,正巧海關監督潘贊化來蕪湖上任,當地政府及工商各界同仁舉行盛宴,為新任監督接風洗塵,商會會長將張玉良獻上弦歌助興,張玉良輕撥琵琶,慢啟朱唇,珠圓玉潤,一曲《卜算子》古調在廳內婉轉回蕩: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去。
      曲子重復了兩次,凄怨悠遠,渴望幸福和自由的旋律,在廳內久久縈回。新任監督潘贊化深受感動,良久之后,問張玉良:“這是誰的詞?”張玉良一聲長嘆:“一個和我同樣命運的人。”
      潘贊化又問:“我問的她是誰?”
      張玉良象是回答又象自語道:“南宋天臺營妓嚴蕊!”
      潘贊化凝神地瞅了她一眼,像認真端詳她似的說:“嗯!你倒是懂點學問。”
      張玉良靦腆不安地答道:“大人,我沒念過書。”
      潘贊化意味深長地“啊”了一聲,一縷惋俯憐愛之情油然而生。說:“可惜呀,可惜!”商會會長目睹了這一切,心中暗自高興,他將嘴湊近潘贊化耳邊,說:“潘公,她還是黃花閨女呢!”潘贊化沒答腔,心中卻泛起一絲波紋。
      “咯咯咯!”家仆在敲門。
      “什么事呀?”
      “會長送來個姑娘,說是特來伺候大人的。”
      潘贊化驚了一下,象是受了些恥辱,便說:“我睡了,叫她回去!”話剛出口,又覺得不妥,趕著補充道:“你告訴她,明天上午如有空,請她陪我看蕪湖風景。”潘贊化心里已明白了會長送來的姑娘,一定是白天彈琵琶唱曲的那個文靜雅致的姑娘。
      回到怡春院,張玉良挨了一頓打罵,說她是個廢物,漫漫長夜中她在哭泣……
      第二天,張玉良奉命陪潘贊化出游,她竟象個木頭人一樣,一點兒也不知道蕪湖這些名勝的故事,講不出湖的風貌,完全失去了她導游的含義。然而潘贊化沒有因此輕看她,也沒有把她只當作一個伴游的煙花女子。他自己是個知識淵博的人,對蕪湖的風景名勝并不陌生,他反而耐心地給她講述風景名勝的歷史和典故。她忘了自己身份的低微,更忘了世人的冷眼和歧視,她感到潘贊化有學識,平易近人,使她產生了愛慕之心。待夜幕降臨時,潘贊化吩咐車夫:“送張姑娘回去!”張玉良懇求道:“大人,求求您,留下我吧!”淚水盈盈,渾身顯得有些輕微的顫抖,死死跪著不起,潘贊化彎腰牽她的雙手,她就勢乖巧地匍匐在他手上。
      走進監督宅邪客室,潘贊化問道:“我問你,你要留下做什么?”張王良鼓足勇氣說:“他們把我當魚食,想釣你潘大人上鉤,一旦你喜歡上我,就找你討價還價,給他們貨物過關行方便,否則就以你狎妓不務關務,敗壞你的名聲!你若趕我回去,他們就說我無能,找流氓來糟蹋我,我知道大人是正派人,留下我對你不利,但我無奈啊!”潘贊化急問:“他們是誰?”
      張玉良答道:“商會馬會長和干媽他們……”

      巧遇善人
      潘贊化聽了,點了點頭,面上現出嚴峻的神色,讓仆人在書房內為她鋪了一個床鋪,他自己睡在那里,將自己的臥室給了張玉良住。
      這一夜,張玉良輾轉反側,潘贊化冒著嫌疑,不顧忌自己的名譽收下她,又讓出了房,她覺得不安。當今社會的官員中,象他這樣正直而具有憐憫心的怕是鳳毛麟角了。他高大的形影襲上她的心頭,一股莫名的愛,化成烈火燒的著她,她覺得心情振奮,慚悄地起來,揉了揉眼皮,披上了衣,坐在案前,捻亮了燈,找了一張紙,在上面畫起了她從小喜愛并熟悉的蓮。
      第二天,潘贊化很早就外出了,仆人給她送了三餐飯,她未出門,一直等待潘贊化回來,天黑了,她沒點燈。坐在床邊,輕輕撫動琴弦.小聲地唱道:“
      溪中春水清,岸上春花明。 突然“嘶”的一聲,有人點亮了燈。她嚇了一跳、一看,正是她期待的人,她叫了一聲;“大人,您回來啦!”潘贊化淡淡一笑說:“聽你彈曲子,好半天了,彈得不錯!看,給你帶回了什么?”他揚起手,是一套新編高級小學課本。“我看你沒念過書,一開始就學古文有困難,還是先易后難吧,現在給你上課。”張玉良馴順地坐在他對面。
      上完課潘贊化準備起身離去,無意中發現了張玉良畫的那幅蓮,贊嘆道:“過人的天資,天生的藝術素質!”張玉良羞怯怯他說:“畫著玩的,大人見笑!”
      一轉眼兩個月過去了,張玉良如饑似渴地學完了那套高小語文課本。一天,潘贊化對張玉良說:“我想把你贖出來,送你回老家揚州做一個自由人。”
      張玉良一聽哭起來,乞求他說:“回揚州,我一個孤苦女子,無依無靠,還不是從火坑跳到水坑嗎?大人將我留下作個傭人吧,我愿終生侍奉大人。”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著名仕女畫家】潘振鏞
    ·下一篇文章:【繪畫大師、藝術教育家】林風眠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rdqb.com.cn/news/artname/19830101102453A4046D8IF0DI60AA.htm




    考比真人免费视频大全,真人考比视频直播,3d真人考比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