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ndb99">
<form id="ndb99"><nobr id="ndb99"><progress id="ndb99"></progress></nobr></form><noframes id="ndb99">

<noframes id="ndb99">

    <em id="ndb99"></em>
    • 天賦測評
    • 職業興趣測評
    • 賺錢系統
    • 天賦測評
    • 家長學院加盟
    • 教育機構價值金牛
    • 天賦測評
    • 職業興趣測評
    • 賺錢系統
    《聰明少年唐伯虎》見習小縣官(1)

    《聰明少年唐伯虎》見習小縣官(1)


    來源:中國兒童文學網  作者:聰明島主

      縣官實習課以后,學政李大人向南直隸禮部申請,安排祝府書院的四名秀才到蘇州附近的縣實習,親身體驗如何當好一個父母官。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徐禎卿四人分為兩組,唐伯虎和祝枝山一組,就在吳縣實習。祝枝山當了捕快副隊長,相當于現在的副警長;唐伯虎做了主簿,相當于法官審案的書記員兼參謀。當時吳縣的縣令姓宮,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幾乎當了一輩子的縣官,身體也不太好,工作積極性也不高,唐伯虎和祝枝山兩個秀才來實習后,他就把很多工作交給他們去做,只是重要的問題必須向他請示和匯報。
      開始實習的第一天,他們就遇到了兩個案子,案子不大,卻挺難辦的。“咚咚咚”,“冤枉啊!”快到中午時,縣衙外有人擊鼓喊冤。
      祝枝山身穿捕快衣服,腰里掛著大刀,聽見衙門外有人擊鼓喊冤。他快速走出去,奇怪的是擊鼓喊冤的是一個中年男人,農民打扮,手里牽著一頭驢。就大聲問了一句:“何人擊鼓喊冤?”
      牽驢的人向祝枝山鞠躬作揖,請求著說:“官老爺,我的牲口被人騙走了,求求你讓我進去見青天大老爺吧!”
      “牲口?奇怪,你牽著的毛驢不是牲口嗎?”
      “這頭毛驢是牲口,但不是我的牲口,我的牲口是一匹大騾子,被騎毛驢的人騙走了。”
      “呵呵呵,真搞笑,你是說騎毛驢的人換走了你的大騾子?好吧,跟我進縣衙。唉,等一下,毛驢不要牽進去!交給我吧。”捕快祝枝山笑了,接過毛驢韁繩,讓告狀人進了大堂。這時,老縣令宮大人聽見有人擊鼓告狀,已經穿好七品官服,端坐在“明鏡高懸”的牌子下的審判臺前,他左邊的一張桌子旁坐著唐伯虎,是主簿,負責記錄。
       “升堂----”
      “威武-----”
      隨著宮縣令一聲高喊,堂下兩排是個衙役一起高喊,同時用手里的大棒在地板上敲打得“砰砰砰砰”直響,顯得非常威嚴。
      宮縣令看了看跪在兩排衙役中間的告狀人,“碰碰”,一拍驚堂木,大聲問道:“堂下何人?因何擊鼓!”
      告狀農民一邊磕頭一邊說:“草民劉老幺,家住縣城西邊的綠水鎮。前天,有人到村邊賣給我一頭大騾子,今天一早,我騎著騾子進縣城趕集。可是,騾子認生,我騎在它身上它總是想甩掉我,我急得連哄帶打,但騾子還是不聽我的擺布。這時,有個騎毛驢的人走過來,問我是不是騾子認生不聽話?我說是的,他就說他是老把式,最會馴服這樣暴躁的牲口了,要我讓他來騎騾子,馴服一下,讓我騎他的毛驢。當時,我連想都沒想,跟他換了。可是,我剛剛騎上毛驢,他騎上騾子后,‘加加加’連抽了幾鞭子,騾子受驚,飛快地跑走了。我騎著毛驢跟在后面,但是,毛驢跑不快呀,追到一個十字路口,大騾子就不見了!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我想,我是不是遇見騙子了?青天大老爺呀,求求您,給草民做主,找回我的大騾子吧!”
      “哦,這么說你還真是遇見騙子了。像你這樣的遭遇半個月前也有一個人遇見過,當時他來報案,本官至今也沒找到騙子。”
      性子很急的祝枝山說:“大人,您下命令吧,讓我帶人去搜查,我保證三天之內,就是搜遍整個吳縣也要把劉老幺的騾子搜出來,抓到那個騙子!”
      宮縣令冷笑一下:“搜查?你知道吳縣有多少鄉、多少亭、多少里嗎?別說三天,你要所有的鄉里都搜遍,起碼需要半個月,還要把所有衙役捕快都用上。”
      “再難也要做呀!當官就是為民做主,百姓的事情大如天!”
      “哼,說得輕巧,你知道每天出動幾十名衙役出去要多少花費嗎?十天半月就要一百兩銀子,而一頭騾子最多也就三兩銀子;再說,衙役捕快都去抓這個騙子,其他的治安、訴訟誰來管?”
      祝枝山聽完宮大人這么一分析,他內心也明白一個縣每天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確實不能為了一頭騾子其他事都停下來,他本來想說“劉老幺,大人忙,你把毛驢牽回去,我給你一兩銀子,”但一摸口袋,又見唐伯虎望著他笑,就停下來。不甘心地說了一句:“可是,難道讓那個騙子逍遙法外嗎?”
      “當然不會了!騙子和騾子一個都不能少!”唐伯虎附在宮縣令耳邊說了幾句,宮縣令點頭,笑了,對劉老幺說:“劉老幺,你把毛驢留在縣衙,四天后回來,我保證給你找回騾子。”
      “可是,大老爺,我,這毛驢---”劉老幺還不肯走。
      唐伯虎說:“大叔,你是擔心萬一找不回大騾子,連毛驢都沒了吧?”
      “哦,不不不,宮大人來本縣快十年了,百姓都夸是父母官,草民打心底里相信,我只是想盡快找到我的騾子,心里急。那我先回去了”
      劉老幺再次作揖,轉身走出了縣衙大堂。
       宮縣令對祝枝山說:“祝秀才,麻煩你把毛驢牽到縣衙后院拴好,記住,三天之內,只準給毛驢喝水,不準喂它草料吃。”
      “不準喂食?大人,這----”祝枝山沒弄明白,反問一句。
      “三天不準喂食,只準喂水,老爺我說得難道還不清楚嗎!照辦!退堂!”
      “哦,明白,遵命,大人!”
      祝枝山牽著毛驢朝后院走,回頭看了看小師弟唐伯虎,正朝他擠眼睛笑呢,心里嘀咕著“這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等祝枝山到后院拴好了毛驢,在飲水槽添好水回到縣衙大堂,宮縣令正在審另一樁案子。只見縣衙大堂中央跪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婆,宮縣令在詢問,唐伯虎在記錄。祝枝山聽了一會兒,很快就明白了,原來這個老太婆是在告自己的親身兒子杜苗不孝。她年輕時就死了丈夫,守寡十幾年把兒子養大,對兒子從小溺愛。可是,兒子二十多歲了,染上了賭博的惡習,不斷沒有結婚,而且輸光了家里的財產,現在連老娘都不養了。來告狀,就是要父母官宮大人給她做主,好好教訓自己的兒子,要從此斷絕母子關系。
      宮縣令聽完,從審判臺上的竹筒里抽出一支令箭,扔到地上,命令道:“捕快副隊長祝枝山可在?”
      “在!”
      “快帶人去把不孝賭徒杜苗給我抓回來!”
      “遵命,大人!跟我走!”
      祝枝山帶著兩個捕快跑步出門,沒過半個時辰,就把賭徒杜苗抓到縣衙了。杜苗跪在母親身邊,先磕頭,然后,抬頭用眼睛瞪著母親。
      “砰砰砰!”宮縣令用力拍打了驚堂木,大聲問道:“堂下所跪何人?”
      “草民杜苗。”
      “杜苗,你可知罪?”
      “大老爺,草民不知。”
      “啊嘟!你母親年輕守寡,含辛茹苦把你養大,現在她老了,你居然不贍養老母,還沉迷賭博,賣光了家里的財物。現在,本官要治你一個不孝之罪!你母親養你二十年,你再養你母親二十年,二十年就是二百四十個月,按照每月四十五斤大米計算,主簿,總共是多少斤大米?”
      唐伯虎很快就計算出來:“回大人,一萬零八百斤大米。”
      “好!杜苗,限你三日之內,交出一萬零八百斤大米,你和母親可以一刀兩斷,從此解除母子關系,否則,本官我要判你做十年苦役!”
      “青天大老爺呀,一萬多斤大米,小人實在拿不出來呀!求大老爺開恩哪!再說,她自己身體那么好,又不是不能自己養活自己。”
      “哼,開恩?問問你母親答應嗎?”
      “老太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呀?”
      兒子居然還是這樣稱呼自己,母親心上又像被插了一刀,她毅然決然地說:“我不答應!今天,我既然已經把你告了,就是要跟你截斷母子關系,你快點拿錢來,從此以后,我們互不來往!”
      “反正,我沒錢!”
      看這對母子爭執不下,宮縣令扭過頭看著身邊的小秀才唐伯虎,低聲問了一句:“主簿,你看如何處置呢?”
      “大人,解鈴還須系鈴人。”
      唐伯虎把嘴巴附在宮縣令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宮大人連連點頭,然后坐正身體,蜜糖微笑地看著杜苗的母親,問道:“杜老太太,請問,你還記得杜苗出生的時候是多少斤啊?”
      “六斤四兩。”
      “碰碰”!猛然一拍驚堂木,大聲說道:“好,本官有主意了。俗話說,兒子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杜苗,你聽著。你是你母親懷胎十月生下來的,你出生時六斤四兩,現在,你既然拿不出她養你二十年的大米,那么這樣,從你身上割下六斤四兩肉,還給你母親,從此以后,你們母子恩斷義絕!來人哪,拿刀割肉!”
     


    ·上一篇文章:《聰明少年唐伯虎》見習小縣官(2)
    ·下一篇文章:智神張閑逸賭“睡”美女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rdqb.com.cn/news/jizhi/20681637290KIIJIFK2D487BDGF5C5.htm




    考比真人免费视频大全,真人考比视频直播,3d真人考比视频